来自的朋友,

东老爷山景区管委会官方网站
首页 > 魅丽文化 > 正文

毛泽东长征途经环县老爷山寻踪
2016-07-19 22:12:53    点击:

  关于毛泽东主席长征途经环县老爷山的史实众说不一。带着这个话题,笔者在工作之余潜心寻找证据资料。最近,惊喜在开国上将杨成武著《忆长征》中看到了一段关于红军长征经过老爷山的描写,确证了毛泽东长征到过老爷山是无疑的。下面,我将相关回忆文章和资料收录如下,并谈及个人的看法。

  1958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选录了杨定华《从甘肃到陕西》的文章,在404—405页有红军长征途经老爷山的记述:

  “......红军仍继续前进,走到傍晚,在老爷山宿营。是日走了约百里左右的路程,上了两个约10里的大山。上老爷山时,我们先下深沟,再从深沟底下到顶点,足足花了两个钟头时间,但有许多人直到夜间还未曾爬得上来。当天红军二、三纵队就在老爷山宿营。说到老爷山的一宿,确有不少足以记述的地方。老爷山建有三间苍老的古庙,庙由红石和火砖筑成,壮丽可观。庙里经常有三个和尚供奉香烛。该庙在甘肃、陕西、宁夏都很有名。因为传说该庙菩萨很灵,有求必应,陕、甘、宁三省之善男信女,来此参拜者,终年络绎不绝......。平常这个庙里只有三个和尚,如此狭隘的地方,自然使红军感到宿营地和食水困难。山上只有一口储水的井,而且北方山上这样的水井大多是没有泉源的,仅靠下雨时注进去的水,其储水量是有一定限度的,用干了就没有了。所以水井要派卫兵守起来,要按伙食单位之人多少来分配井水,每个伙食单位只分得两担(四只洋油箱),每个战士每人只分得一茶盅,上了十多里高山,大家都渴得要命,这一盅水,战士们一拿到手就喝光了,煮饭怎么办?只好每个连队派人挑粮挑锅头到山沟底下去煮,煮熟了再挑回来,已经半夜了,这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困难。说道宿营,除纵队司令部及电台之外,战士们全体露宿。平日求神拈香拜佛念经的神台,变成了三纵队司令部的办公桌子。晚上叶剑英、邓发、蔡树藩、张经武等都睡于神台脚下,每座庙里住了几百人,除了菩萨的塑像所占位置以外,都塞满了人,这些北上抗日英雄成了临时和尚......。次晨红军从老爷山出发,继续东进。据和尚说,老爷山的鸡鸣,三省都可以听到,所以俗语又称老爷山为“鸡鸣三省”。“鸡鸣三省”的山,我们在云南、贵州、四川之间曾一度上过,这次是第二回。离开老爷山,再过去就是陕、甘两省分界的子午岭......。

  从这篇回忆文章里看出,作者杨定华对陕甘支队第三纵队行军记述的非常详细,就连司令员叶剑英、政委邓发、政治部主任蔡树藩、参谋长张经武在那住宿都说得一清二楚。但对一路同行也在老爷山宿营的第二纵队记述的很少,陕甘支队司令员彭德怀、第二纵队司令员彭雪枫、政委李富春的行踪没有交代,第一纵队的行军只字不提。说明长征途经环县时他随右路军行军,是第三纵队中的一员。

  1977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成仿吾著《长征回忆录》162页记述:这一天我们走了约百里左右,翻了两个约十里路的大山,傍晚到达陕甘宁三省交界的老爷山宿营。老爷山上有三座破旧的古庙,平常有三个和尚供奉菩萨。据说三省的“善男信女”来朝拜者的,经常络绎不绝。山上只有一口储水的井,水量有限,因此,司令部派人把井看守起来,按照伙食单位的人数多少分配井水。结果每个伙食单位平均只分得两担,每个战士只分得一茶缸,一分到手就一饮而尽了。煮饭成了大问题,只好每个连队派人挑粮挑锅,下到沟底去煮饭,煮好了再挑上来。这样以来,吃完晚饭已经是半夜了。除司令部及电台之外,绝大部分露宿。每座庙里挤进几百人,除了菩萨照旧稳坐他们的宝座之外,其余空间,全由一些北上抗日的英雄们临时变成“菩萨”模样,东倒西歪地填塞着,据和尚谈,老爷山的鸡鸣,陕甘宁三省都可以听到,所以老爷山俗称“鸡鸣三省”的山。我们许多的同志曾经在云贵川交界处听过鸡鸣三省。次晨,我们又听了鸡鸣三省之后,跨过了陕甘两省的分界线,向东进入了陕北。

  成仿吾和杨定华关于红军途经东老爷山的文字记述相差不多,区别是成仿吾没有记述领导人住宿情况,这说明成仿吾在长征途经环县时也是第三纵队中的一员。

  庆阳市政协文史资料和学习宣传委员会主编的《红军长征到庆阳》166页选登的《郭志明谈中央红军长征过镇原、环县》记述:1935年5月,红军强渡大渡河前我给彭德怀当警卫员,长征到达陕北,直罗镇战役时,我又给白志文师长当警卫员。红军长征经过固原来到镇原孟家原,具体时间记不住了,大概是10月上旬,一天下午四时我们到达三岔。晚上毛泽东同志住在天主教堂里,周总理住在教堂下面的一个窑洞里。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三岔,分两路前进。我们这一路,经演武、半个城和“七十二道脚不干”的玄城沟到达河连湾后,攻打国民党一个土围子,战斗中战斗英雄毛振华同志光荣牺牲。彭总知道后心里很难过。晚上,我们住在环县的老爷山。这个山上有庙宇20多间,彭总和李富春、彭雪枫、杨勇住一块,叶剑英和蔡树藩、邓发住一块。山上只有一口水窖,因水紧张我们还派警卫员看守,定量分配,以后我们经铁角城开向陕北吴起镇。

  郭志明回忆文章比较详细的记述了二、三纵队及6位领导人长征途经环县在老爷山宿营情况。郭志明当时是彭德怀的警卫员,所以他在红军长征途经环县时随右路军行军,是第二纵队中的一员。

  《庆阳党史资料汇编》、《环县党史资料汇编》中关于红军长征途经环县记述:1935年10月11日,军委纵队和红一方面军主力改编的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长征从镇原三岔进入环县,分两路行军。左路军(一纵队)到达殷家城、苏家湾一带。右路军(二、三纵队)过演武向贾驿前进。12日,左路军抵达砂井子、毛家川一带;右路军至虎洞乡贾驿一带,夜间突袭国民党骑兵宿营地,消灭骑兵一部,缴获战马100多匹及其大批物资。13日,两路军在郑家湾会和,当天活捉并处决了国民党环县民团团长张文杰和固原民团团长武双德。14日,左路军到达河连湾、洪德城一带,向河连湾守敌发起攻击,歼敌100多人,战斗英雄毛振华光荣牺牲。15日,两路军平行东进。左路军经曹家湾到达耿家湾;右路军经齐家原、许家掌到达老爷山宿营,晚,叶剑英、邓发、蔡树藩、张经武等首长在山顶祖师大殿的神龛下休息。16日,左路军经耿家河进入陕西定边县木瓜城;右路军经华池县进入陕西境内。

  以上资料只提到右路军在老爷山宿营及第三纵队叶剑英、邓发、蔡树藩、张经武等领导住宿情况,没有提及陕甘支队司令员彭德怀、第二纵队司令员彭雪枫等领导的行踪。由此看来,环县、庆阳党史资料汇编只依据了杨定华、成仿吾的回忆文章,既没有参考郭志明的回忆资料,又忽略了左路军途经老爷山的史实。现在好多人包括环县人、庆阳人只知道叶剑英在长征途中到过老爷山,而不知道彭德怀到过老爷山,更不知道毛泽东也到过老爷山。

  为搜寻毛泽东长征途经东老爷山的依据,现就相关资料收集如下:

  1982年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开国上将杨成武著《忆长征》中244页第二十五章“长征胜利万岁”这样写道:十月十四日,我们到达洪德城,十七日到达陕甘交界的老爷山。老爷山有一座古庙,三间庙宇均是用火石和红砖砌成,远远望去,十分壮观。听说这个庙在甘肃、陕西、宁夏都有点名望,庙里除了几个和尚常年供奉香烛之外,还有不少善男信女长途爬涉来此敬神。山上有口井,虽无水源,但有水。那水全是下雨时的积水。我们南方人觉得稀奇,北方同志却不以为然,说这里的井大都如此。我们进庙,和尚十分客气。他告诉我们说,由于此山很高,又地跨三省,处在甘肃、陕西、宁夏的会和处。为此鸡鸣一声,三省皆闻。故此庙又有“鸡鸣三省的老爷庙”之称。我们也讲了讲,到此地只不过是路过,并无他意,目的是北上抗日的。于是,稍稍歇了一会,我们就动身了。由于我们对神台、庙宇秋毫无犯,临行时,和尚还和(合)十礼拜送行。我们红军素来反对迷信,但对人民群众的宗教信仰,认为那是他们的自由,从不干涉......。离开老爷庙,我们继续东进,不多时便踏上了陕甘两省分界的子午岭。这里往东,地势显然渐渐低落。十月十七日,我们快马加鞭经过铁边城附近,来到一个叫元城的地方,便就地宿营......。

  还需交代一下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战斗序列: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战斗序列

(1935年9月—10月)

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副司令员:林彪;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副参谋长:张云逸;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

第一纵队(下设六个大队)

司令员:林彪(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政治部副主任:罗荣桓。

第1大队  大队长:杨得志;政治委员:萧华。

第2大队  大队长:李英华;政治委员:邓华。

第3大队  大队长:黄永胜;政治委员:林龙发  张爱萍(后)。 

第4大队  大队长:黄开湘;政治委员:杨成武。

第5大队  大队长:张振山;政治委员:谢有勋  赖传珠(代)。

第6大队  大队长:朱水秋;政治委员:邓富连。

第二纵队(下设四个大队)

司令员:彭雪枫;政治委员:李富春;副司令员:刘亚楼;参谋长: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袁国平。

第10大队  大队长:黄珍  萧桂(后)政治委员:杨勇。

第11大队  大队长:邓国清;政治委员:王平。

第12大队  大队长:谢嵩;政治委员:苏振华。

第13大队  大队长:陈赓;政治委员:张爱萍。

第三纵队

司令员:叶剑英(兼);政治委员:邓发;参谋长:张经武;政治部主任:蔡树藩  罗瑞卿(后)

  以上资料说明:1、杨成武是陕甘支队第一纵队第四大队政治委员,是左路军中的一员。据记载,陕甘支队政委毛泽东长征途经环县时随左路军行军,陕甘支队司令员彭德怀随右路军行军,在行军至环县的6天时间里,毛泽东向彭德怀发了5份电报,指示行动路线。这篇回忆录确证了毛泽东长征随左路军途经老爷山的史实。2、杨成武回忆录还记述:10月14日红军到达洪德城,17日到达陕甘交界的老爷山。洪德距老爷山只有45公里路程,而红军走了3天时间。本来吴旗在洪德的东南方向,即:从洪德(环县)出发——老爷山(环县)——元城(华池)——吴旗(陕北)是最捷径的路线,而红军则向东北方向行军,即:从洪德(环县)出发——耿家湾(环县)——木瓜城(陕西省定边县张崾岘乡)——老爷山(环县)——元城(华池)——吴旗(陕北),饶了一大圈。其原因或军情变化,或路线不熟。3、资料显示:陕甘支队右路军(二、三纵队)10月15日到达老爷山宿营,16日晨离开;左路军(第一纵队)10月17日到达老爷山。两路军途经老爷山相差一天时间。

  由此不容质疑,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一、二、三纵队长征都到过环县老爷山,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等领导也都到过老爷山。环县老爷山是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在甘肃省的最后一站,是中央红军与陕甘红军在陕北吴旗胜利会师的一个里程碑。现在老爷山已建起了红军长征纪念园,毛泽东汉白玉雕塑矗立在纪念广场中心,每年有10多万人慕名瞻仰,使这一红色景区成为宣传、推介环县的靓丽名片。(选登《民主协商报》2014年6月6日3版)

上一篇:东老爷山红军长征纪念馆
下一篇:环县东老爷山八景